黄剑:“双钩廓填墨”说为何不能成立

2014-2-20
 
2014-02-18 15:04:52 来源: 雅昌艺术网专稿 作者:王林娇
 
    摘要: (雅昌艺术网讯王林娇)苏轼《功甫帖》真伪事件之争愈演愈烈,在2月18日下午举行的北京媒体见面会上,上海龙美术馆馆长黄剑向媒体展示了关于苏轼《功甫帖》的最新研究成果。首先,黄剑表示,通过高倍扫描影像显示,6000万像素的扫描仪,苏轼《功甫帖》为自然书写,上海博物馆关于“双钩廓填&rdq…
  (雅昌艺术网讯 王林娇)苏轼《功甫帖》真伪事件之争愈演愈烈,在2月18日下午举行的北京媒体见面会上,上海龙美术馆馆长黄剑向媒体展示了关于苏轼《功甫帖》的最新研究成果。
  首先,黄剑表示,通过高倍扫描影像显示,6000万像素的扫描仪,苏轼《功甫帖》为自然书写,上海博物馆关于“双钩廓填”的说法不能成立。苏轼《功夫贴》与翁方纲摹本相比较,首先在纸张的厚度上,苏轼《功夫贴》纸张比较厚,不适合用来勾摹。如果要进行双钩纸张要有一点的透光性,要比较薄的纸张,才能够透出下面原作的痕迹,才能在上面进行勾描,对纸张的厚度进行了一个对比,在相同的背光光源下拍摄的两张照片,对它进行背光的比对,很明显《功甫帖》的原作透光性比较不好,翁方纲勾摹本透光性非常好。
  用游标卡尺对纸的厚度进行了一个测量,测量选取了六个点,任意选取,最后取了一个平均值,《功甫帖》纸张的厚度0.235毫米,翁方纲勾摹本的厚度是0.166毫米,这里要说明是连着裱背纸的厚度一起来检测,因为裱背纸的厚度是一致的。很明显可以看出来《功甫帖》原作的纸张厚度要比翁方纲勾摹本厚得多。
  “双钩”只有用透光性非常好的纸张才能进行双钩,而《功甫帖》的纸张是非常得厚,并不适合双钩,在朱绍良的文章当中也对谢稚柳先生关于双钩的技法有一个介绍。对于《功甫帖》是自然书写的一个检测也是通过对光源的观察、高倍放大镜的影像,通过这两种方式可以看出来《功甫帖》是自然书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