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A加入印泥 DNA印章能为书画保真吗

2014-2-26

 

来源:北京娱乐信报 

    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的闫警官介绍,这些数据是否已经在该单位的DNA处存档,还需要进一步查实。她介绍,DNA鉴定经常会在案件侦破中使用,比如从现场的血液中提取DNA与嫌疑人的DNA进行对比。她说:“每个人DNA中位点的数据都不一样,一辈子也不会改变,所以相对于指纹、笔迹,准确性更高,几乎可以达到100%。” 

  但是闫警官同时表示,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几乎没有鉴定过书画。 

  【画家态度】  

  以慈善、公益为名的陷阱太多 

  按说,去年因为书画打假而屡屡“出镜”的史国良应当很欢迎这一保真措施,而且他也被列入首批免费提供“保真”服务的名单中,但他告诉记者,这件事有所耳闻,但新闻发布会后组委会还没有联系过他。 

  “这个事情说不清,所以新闻发布会我没有去,如果能有中国美协的支持,我相信很多画家都会积极响应;如果只是零星几个画家参加,那我就会有顾虑,因为现在有太多假借慈善、公益之名的美丽陷阱,一不小心就会掉进去。所以我想再多打听打听。”史国良说,他是出家人,积极参加公益活动、为别人提供帮助是他的责任,但是以前就经历过不下一次受骗事件。有一次,某机构举行了一场资助儿童的拍卖会,号称拍卖会所得捐给慈善机构。后来他向慈善机构打听这件事,得知主办方只交了他们10%的管理费,剩下拍卖所得竟然不知去向。“最过分的是他们拍卖的很多作品是假的,画家来打假就摘掉;人一走,就又挂上。这样的‘善举’损害了国家的信誉、画家的名誉、藏家的利益。” 

  史国良说,他之前也尝试过各种防伪措施,比如变化画纸、画风,在画里做个记号、摁个手印。为了让别人了解你的措施,不得不说;但一旦说出去,没两天造假者就学会了。“我现在的防伪措施就是一边创作、一边出版、留资料。为了能和大家及时交流,我还在新浪、雅昌开了博客;如果时间紧急,大家还可以用手机拍了画作,马上传过来让我来把关。”史国良说。 

  【争论焦点】 

  有必要用DNA技术来防备伪造书画吗?DNA技术能否赢得画家和收藏家的认可?如果画家们同意采用这一技术,该用画家的DNA还是都用同一个人的DNA?如果都用同一个人的DNA,又如何保证众多画家的书画是真品? 

  DNA防伪是否有可操作性  

  正方:书画上“身份证”是大势所趋 

  李成举认为,书画收藏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真品、精品、创新之作,“真”是基础,可以维护各方面的利益,所以目前不管是画家还是收藏家都非常支持这项工程。 

  记者询问是否在意不同意见,李成举的回答是:“任何一个新生事物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一幅画拥有一个身份证,是必然的趋势。” 

  反方:高科技防伪推广有难度 

  早在2003年就曾接触过DNA防伪技术的《中国艺术市场》杂志主编刘心亮回忆,这项技术没有在当时推广开来,和画家对高科技的认知有限有关系。另外,现在很多画家更多的是认可官方机构举办的活动,公司来推广,很难让他们尤其是知名画家们买账。 

  果然,对DNA防伪这种高科技手段,画家们并不了解。以为采取DNA就得“流血”的史国良对记者说:“我们不能老流血啊,血液进了印泥还不破坏了原来的成分啊。”听到记者说DNA也可以从指甲中提取,他幽默地说:“干吗那么费事,有些画家画荷花吐口水也能防伪,挺好。” 

  印泥里应该加谁的DNA  

  正方:谁的DNA不重要,重要的是印证体系 

  记者开始以为,作品上的印章蘸的是艺术家本人的DNA印泥。但李成举说,由于保真工程的周期很长,每“做”一位画家都要40多天。为了缩减工作周期,主办方特意和吴作人基金会签订了合约,从那里“讨”来一盒印泥,印泥里的DNA来自吴作人夫人萧淑芳。2003年,萧淑芳九十以后新作展在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展出,展出的90余幅作品都采用了DNA防伪技术。这是国内书画家首次采用现代DNA技术保护自己的作品。萧淑芳共有两盒印泥。此外,中国名家书画保真工程公益活动组委会目前还另外赶制出一盒印泥,里面的DNA则来自李成举。 

  对此,李成举解释说,要做到一个人一盒印泥缺少中间服务环节。实际上,谁的DNA不重要,重要的是印证体系,而且一盒印泥能使用1万多次,作品盖有一人DNA印泥,工作流程会简便很多。总不能谁买了画,都去找画家本人吧。当然,如果画家愿意,也可以为他特制印泥。但是据记者了解,每盒印泥合人民币售价高达20余万元。 

  反方:DNA拥有者难以保持公正性 

  “作品不盖画家本人DNA印泥,这个路子有点走偏了。”刘心亮质疑,如果盖另外一些人的DNA,那么这些人做事能否保证其恒久不变的公正、无私性,“如果给假画盖上了所谓的‘真’ DNA印章,那就糟糕了。” 

  刘心亮认为,DNA的遗传基因属性也决定了作品加盖蘸有画家或画家亲属DNA印泥的印章更合适。(记者:孙玉洁) 

  DNA保真体系与DNA何干? 

  一个非官方机构牵头清理书画市场秩序,是很需要勇气的事,也是很容易引起猜测、争议的行为。 

  然而这一活动的招牌武器,印泥中掺入的DNA,则被公认为准确率达100%的鉴定工具。如果真能用上DNA印泥,字画真伪一辨即明,岂不是一劳永逸,皆大欢喜? 

  但由于DNA印泥价格高达20余万元一盒,动员书画家买很困难,中国名家书画保真工程公益活动主办方退而求其次,让每位书画家都在作品上加盖蘸了含有萧淑芳女士或李成举先生DNA的印泥的印章,再经过其他程序,打造一个书画保真体系。 

  如此,绝对准确的DNA技术取代了相对难辨的书画艺术,这个保真体系裁判一切真假是非。由于印泥不是自己的DNA,连画家宣称某幅画不是自己画的也很难令人信服。 

  如此,中国当代书画的真假竟系于两个人的DNA印章? 

  如此,这个保真体系即使没了DNA,又有什么不同呢?(作者:沙雪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