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馆展名家 > 正文

樊三川

2014-4-25

《觉艺术》杂志主编、亚洲画家联合会理事、自由艺术家、著名策展人
曾任《世界华人艺术报》副主编
《世界华人艺术家协会》副秘书长
香港永泰出版社艺术总监


95年  北京红门画廊个展
96年  访湖北、上海、北京现当代艺术家任《精英艺术家百人集》编辑
97年  访北京画家村,成立798个人艺术工作室
98年  参加上海艺术博览会
01年  策划著名艺术家石虎个展
02年  北京国艺画廊艺术总监
03年  北京中国大饭店个展
06年  代表中国艺术家参加中俄文化年出访俄罗斯
07年  任北京《中国画品》杂志学术委员会主任
08年  受香港艺委会之邀出访香港
09年  参加十方当代艺术年展
10年  参加墨象•中国当代水墨艺术邀请展(第二回  北京宋庄)
       主持“东方艺术的精神”学术讲座(中国矿大)
12年  参加往届五人行王己一、樊三川、刘瑾、王勇、陈卫群作品展•徐州工程学院
13年  心象•樊三川、刘群山作品展•徐州艺术馆。参加东方墨•中国当代水墨画家五州展。


艺术主张:自古以来,学习绘画者,大多注重人品学问,进德修业,大明其道不计其功,不汲汲于名利。能做到生平身安淡泊,寂寂无闻,遁世不见,知而不悔。
当下艺术多从西洋摸之,崇洋、拜洋、就一洋奴。
再有模拟古人,不能思变,推陈出新。何为传承,何为创新,笔墨当随时代,即要有传承,又要有创新。“从内容到形式,从题材到技法,从风格到意趣,都要思变”。
我们不但要“温故而知新”,还要“洋为中用”。“洋为中用”不要做洋奴,中国画的传承很重要,学习西方绘画的长处和精华,在增强造型能力的同时,还要做到中国水墨画线性的转换。
国画为心源之文,有别于自然之文。“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画中之形色,来源于自然之形色;然画中之形色,又非自然之形色。画中之理法,来自自然之理法;然自然之理法,又非画中之理法。
故实物非绘画,摄影非绘画。
自然之景物可以如画,然非真画也;摄影之景物可以如画,然亦非真画。故画之贵,师自然,不过假自然之形相。
无此形相,不是语画,是画,终在心源,要做到“似与不似之间”。宁可用加强形象的办法来传神,不能靠画得太似来吸引人。“似与不似之间”,即形神兼备,“不似之似”。即形不像,但神很像。光在形似上下功夫,会削弱神似,会失去艺术风格。你画得和相机照的一样,就无艺术风格而言。妙在似与不似之间或不似之似,就是要画得不和对象一模一样,艺术风格与艺术表现的需求,看作品高低就是要看作者有没有主动的、积极的、有目的的、有手段的,去达到“似与不似”。
可控与不可控,可控“人心”,不可控“天意”,天人和乃为艺。
笔不能离墨,离墨则无笔;墨不能离笔,离笔则无墨;故笔在墨在,墨在才能笔在。
笔与墨的关系,犹骨与肉,不可分离。
画家对于艺术创作的理解,即要承认有法,又要承认无法。承认有法,就会去师法自然并向古人,今人学习;承认无法,就会去发现新的法则,不受现实和原有艺术传统的限制。从“无法”方面看,“理法本无传”,但“无法”并不是绝对的,因而古人还是在书画作品和书论画论中留下了他们已经发现并运用的理法。
万物得一以生,以无法生有法,以有法贯众法,“天地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
作书作画,无论老手后学,先以气胜得之者,精神灿烂,出之纸上。意懒则浅薄无神,不能书画。
天能授人以法,不能授人以功,天能授人以画,不能授人以变。
笔能倾覆山川之势,墨能栽培山川之形。
画须熟中生,生为高品,生涩不浮滑,自有静气,而不甜俗。
笔墨当随时代,犹诗文风气所转。
笔墨不可雕凿,不可板腐,不可沉泥,不可牵连,不可脱节,不可无理。
画受墨,墨受笔,笔受腕,腕受心,如天之造生,地之造成。
天地浑融一气,再分风雨四时,明暗高低远近,不似之似似之。
艺术它不同于科学,科学没有情感,没有精神可塑,艺术追求趣味,讲情调,崇个性。浓淡得体,黑白相用,干湿相成,知白守黑。五色滨纷,易于杂乱,画道之中,水墨最为上。古人作画墨为主彩,重丹青纯正,烟质精良,运用自然,墨彩生光。
画事以笔取气,以墨取韵,以焦、积、破取厚重。浓浓淡淡,干干湿湿,有法无法,无法有法。
模糊清醒,清醒模糊,神而明之,变化万端。
浓而不板,枯而不浮,湿而不漫,淡中有浓,浓中有淡,薄而不平,墨随水变,清醒取墨,下笔松灵,乱而有理,纵横错杂,满纸淋漓,井然妙生,迹痕化境。
出笔混沌开,入拙聪明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