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合新闻 > 正文

真正的大师不需要吹捧

2014-7-29


作者:傅德锋 文章来源:美术报


 

  真正的大师是凭借自己的作品、论著和丰厚的学养、高尚的人品来获得社会认可的,因此,他们不需要任何形式的吹捧。倒是那些满天飞的伪大师们,不知道自己斤两几何,为了攫取名利,不顾脸面和事实,利用一些无聊的吹鼓手和媒体大做文章,大造声势。

  季羡林先生逝世之后,许多报刊和网站的头条,都无一例外地都冠以“国学大师季羡林逝世”的标题,而另一位与季羡林老人在同一天逝世的任继愈先生,所占的位置就不那么显眼了,媒体所用的标题也都是“著名学者任继愈病逝”,甚至有的报道连“著名”二字都给省略了,只用了“学者任继愈病逝”这样的标题。两位先生风骨高标,两袖清风,驾鹤西去,而他们的人品学识,无疑是我们学习的楷模。

  到了后来,各大网站的新闻栏目,关于“国学大师”季羡林逝世的相关报道,已经开始持续升温,而任继愈先生逝世的消息,居然已经在许多门户网站上消失了。出现这种情况,真的使人惊讶莫名。

  那些自称“国学大师季羡林”的弟子者,纷纷粉墨登场,给逝者头顶戴上更多光环的同时,还不忘记炫耀来了多少重要领导参加先生的追掉会。我知道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合理的解释,那就是这些人不过是借助季羡林先生去世这一事件来做做文章,貌似是抬高先生,其实是在不失时机地抬高一下自己的身价罢了。

  我们知道,对于生前就多次提出要“辞去国学大师头衔”的季羡林老先生来说,这谢世之后发生的这一切皆与他本人毫无关系。他的一生就是读书、写作、做学问,他只是一位纯粹的学者。他从来都不会去标榜自己是什么什么。

  而任继愈先生也一样,他一生读书、写作、做学问,可谓学识渊博,著作等身。相比于季羡林先生,任继愈先生的国学研究涉及的范围更广,著述也更丰富。仅主要著作就有《汉唐佛教思想论集》、《中国哲学史论》、《任继愈学术论著自选集》、《任继愈自选集》、《墨子与墨家》、《韩非》、《老子新译》、《天人之际》、《念旧企新》、《任继愈哲学文化随笔》、《竹影集》等;与人合著《中国近代思想史讲授提纲》等;主编有《中华大藏经》(汉文部分)、《中华大典·哲学典》、《中华大典·宗教典》、《中国哲学史》(大学教科书)、《中国哲学发展史》、《中国佛教史》、《中国道教史》、《道藏提要》、《宗教词典》、《宗教大辞典》、《佛教大辞典》、《国家图书馆藏敦煌遗书》、《中国历史文化丛书》等。

  北京图书馆方面所发布的讣告,对其学术成就有这样一段评价:

  “他一生勤奋治学,勇于创新,始终站在学术研究的最前沿。他提倡沉潜笃实的学风,主张在学术上有几分证据说几分话,有几分把握说几分话,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他在佛教研究方面的成就被毛泽东同志誉为‘凤毛麟角’;他撰写与主编的多种著作多次再版,培养了一代又一代中国学者,其中《中国哲学史》四卷本长期作为大学教材,获国家教育部特等奖……”

  两位先生是真正的学问家,把他们称之为大师是当之无愧的。他们的逝世,对于我国文化界来说,无疑是莫大的损失。但他们两位老人的学术思想和学术成果却毫无疑问地成为了我们的精神食粮,他们不仅代表了这个时代的学术高度,也融入了历史,成为了新的经典,值得后世去学习和研究。

  在市场经济社会背景下,很多人心态浮躁,急功近利,不肯在艺术本体和学问修养上下功夫,成天苦思冥想,挖空心思,企图通过刻意的炒作来“搞火”自己,无论自己的作品写得有多差,也不管不顾,或者手中有权者,或者兜里有钱者,信奉“官大一级压死人,有钱能使鬼推磨”,钱权合流,综合运作,以自己不入流的作品,煞有介事地办个展览,出个作品集,开个研讨会,媒体上一吆喝,就俨然是“一代书法名家”了。有的人,不择一切手段 ,给自己弄个“主席、副主席”的光鲜头衔,只可惜自己比低下的功夫不过关,到头来,也只是落得个身谢道衰的结局……一开始还能作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而一旦退位,就很快被人们所遗忘。

  有的人,尽管身微言轻,但他们能够对艺术真诚付出,花费数十年甚至毕生的精力和心血,以自己出色的作品,鲜明的艺术风格以及深厚的学问修养和高贵的做人品质,最终获得社会的认可。也许若干年之后,他们倒是有可能被推举为我们这个时代的大师。吴昌硕先生的一生就很能说明问题,他虽为布衣,但他的艺术成就,举世瞩目。“一月安东令”没有成就他,而他在书画、篆刻上的过人作为,使他成为了令人敬仰的艺术大师。

  启功先生是我们公认的书法大家,他人品高尚,学问丰赡,为人非常谦虚低调。他曾为自己撰写墓志铭文曰:“中学生,副教授。博不精,专不透。名虽扬,实不够。高不成,低不就。瘫趋左,派曾右。面微圆,皮欠厚。妻已亡,并无后。丧犹新,病照旧。六十六,非不寿。八宝山,渐相凑。计平生,谥曰陋。身与名,一齐臭。”从他这个墓志铭就可以见出他实事求是,不喜欢被人吹捧的可贵品质。尽管有的人对启功先生的书法抱有异议,但那是单纯从书法层面提出不同的看法而已,并无损于启功先生在当代书坛的地位。何况启功先生不仅仅是一位书法家,他深厚的学问修养,是当下很多所谓的“书法大家、大师”们所难以望其项背的。

  而对于那些根本不入流而敢自封或被人吹捧为“大师”者而言,面对上述几位真正的大师,他们应该感到脸红和羞愧,因为真正的大师不需要吹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