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馆展名家 > 正文

罗尔纯

2014-12-4

 

 

导语

    徐州市委宣传部、徐州报业传媒集团主办,徐州美术馆(艺术馆)和雁南艺术会馆联合承办的《罗尔纯水墨画展》2014年12月6日至11日将在徐州美术馆(艺术馆)举办。届时84岁高龄的当代杰出画家罗尔纯先生将携100件水墨精品力作与徐州观众见面,这是他结缘徐州60年来举办的首次大型个展。
    自上世纪60年代,罗尔纯先生即常往来徐州,并且创作了大量的绘画作品,为徐州众多画廊和市民所收藏。60年过去,重忆甲子往事,此次画展开幕当天,罗老将出席见面会,与各位新朋老友共叙水墨情缘。 
    罗尔纯先生是当代画坛少有的在油画、水墨两个领域皆游刃有余的画家,他的油画艺术,浓烈、纯粹、主观、感性,真正凸显了西方油画在色彩语言变革上所具有的独特视觉魅力。他爱用红色表现生命的激情和美感,就像一座沸腾的火山,无可抑制地喷薄而出热情洋溢的色彩和热烈真挚的情感。“我忠实于我的感觉”,他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应最本真的脉动,并找到了超越视觉真实而又不脱离生活实感的色彩语言。
    中西艺术的融合,在罗尔纯水墨画中得到了最和谐的统一。他以油画家的视角,将略显夸张的造型、现代感的墨块表现和色彩构成融入中国画的笔墨之中,线条概括简炼,用笔果断。其画朴拙奇纵,气韵生动而不失高古,满纸生机,处处意趣。除了鲜活的乡土气息,更妙的就是那份童心。白石老人曾言“世间事,贵痛快”,观罗尔纯先生之作,得写意画之魂,而又童心未泯,欢喜直接跃然纸上,直抵心底,痛快之极。
    狂放大胆的色彩,扭曲变形的人物,夸张恣肆的构图,无不显现着生命的激扬和张力。正因如此,无论怎样的展览场合,罗尔纯先生的作品都会跳脱而出,给人最强烈的印象和观感。艺术的使命就是能够得到人心、网住人心、夺走人心,罗尔纯先生的艺术,就有这种让人崇拜、疯狂、不由自主地鼓掌的力量。

 

艺术简介

 

 

 

    罗尔纯,别名罗存,1930年生于湖南湘乡县。1951年毕业于苏州美专,历任人民美术出版社编辑、创作干部。1959-1964年任北京艺术学院美术系讲师,1964年后,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副教授、教授。作为中国第三代油画家的重要代表,罗尔纯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并获奖,并应邀在美国、日本、前苏联、新加坡、法国等国家和地区举办个展。
    在20世纪中国美术发展史上,罗尔纯是一位极具独特个性和创作活力的画家,他一直坚持独立的艺术思考和创作,是当代画坛少有的在油画、水墨两个领域皆游刃有余的著名画家。虽成名较早,在西方被盛赞为“东方的梵高”,但罗尔纯先生为人低调,在国内一度少有人知,作品价格至今和价值严重背离。随着中国社会艺术审美取向的进步和提高,其艺术成就正迅捷为社会公众及艺术市场认可,并将迎来艺术价值重新认识的新时期。他对艺术形式的探讨,对色彩语言的大胆运用,在中国当代美术史上具有越来越重要的意义。

 

艺术特色

    罗尔纯:“纯然澄澈”的色彩大师

    见过罗尔纯先生的人都有一个感觉,人和画很是对不上号,反差极其强烈。他的画,是一种有着狂放的表现力和独特张力的视觉语言;他的人正相反,平和,内敛,话不多,非常低调。
    同样,当今中国画坛能在西方油彩和中国水墨之间转换自如的,曲指可数,罗尔纯先生正是一个。看似反差的东西,统一在他身上,每每表现出来的却都堪称本色,这种矛盾的统一集中出现是件有意思的事。我想,西方的油画,中国的水墨,到底哪一种表现更能代表罗尔纯先生的内心?或许形式不重要,每一种他都做到了本来该有的样子,这正是一种能力和智慧的体现。这位西方人眼中的色彩大师,“纯然澄澈”,也深不可测。
    有人形容罗尔纯先生“话少画多”,今年84岁高龄的他依然保持着旺盛的创造力,迎来了创作的又一高峰期。其实油画也好,水墨也罢,我们尽可以合而为一,先从中领略其炫目的艺术人生。

      响得像一个钟一样的“罗尔纯红”

    “我想要一种响亮的红色,红得像一个钟一样!”
    印象派画家雷诺阿曾经这么说,罗尔纯先生同样爱用红色表现生命的激情和美感,就像一座沸腾的火山,无可抑制地喷薄而出热情洋溢的色彩和热烈真挚的情感。正因如此,无论怎样的展览场合,罗尔纯的作品都会跳脱而出,给人最强烈的印象和观感。
    罗尔纯先生是湖南湘乡人,儿时玩耍的红土地,是他强烈个人色彩组合的源头。他不坚持“写实的色彩”,抛开自然之色,怎么好看就怎么组合,他说“我忠实于我的感觉”。为什么这种被称为“罗尔纯红”的色彩会一次次地感动我们?应该说这种主观性的表现色彩,是罗尔纯用自己的心灵去感应最本真的脉动,并找到了超越视觉真实而又不脱离生活实感的色彩语言。
    油画在中国已有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史,然就其整体而言,在色彩语言上卓有建树的艺术家不多,罗尔纯的艺术,浓烈、纯粹、主观、感性,真正凸显了西方油画从古典到现代,在色彩语言变革上所具有的独特视觉魅力。把中国20世纪美术推向世界的第一人苏立文教授认为,在西方,透纳是“第一个用纯净的色彩来表达自己作品的激情的艺术家”,影响启发了印象画派,而在中国当代艺术世界中,罗尔纯以其独特的绘画风格,拥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狂放大胆的色彩,扭曲变形的人物,夸张恣肆的构图,无不显现着生命的激扬和张力。艺术的使命就是能够得到人心、网住人心、夺走人心,罗尔纯的艺术,就有这种让人崇拜、疯狂、不由自主地鼓掌的力量。 

 

 

 


                        
    “朴素得像童年一样”的水墨 
   
    1973年,罗尔纯被抽调到国务院画宾馆画时认识了吴作人、李苦禅、李可染、艾中信等人,受李苦禅、吴作人先生影响,开始画水墨画。他说过:“我喜欢国画写意性,用笔的随意性,用最简约的笔触反映大自然的灵动。”
    中西艺术的融合,在罗尔纯先生的水墨画中得到了最和谐的统一。他以油画家的视角,将略显夸张的造型、现代感的墨块表现和色彩构成融入中国画的笔墨之中,其画朴拙奇纵,气韵生动而不失高古,一眼望去,满纸生机,处处意趣。
    罗尔纯的水墨画,没有宏大的场面,所画多是乡村记事、城市小景。乡间小路,村妇携童,春雨集市,半大鸡雏……除了鲜活的乡土气息,最妙的就是那份童心。白石老人自言“世间事,贵痛快”,观罗尔纯先生之作,得中国写意画之魂,又童心未泯,欢喜直接跃然纸上,直抵人心,痛快之极。
     “我一直最爱好崇尚原始的大师,最爱好这类朴素的题材,朴素得像童年一样。”“朴素得像童年一样”,这是法国画家米勒的艺术观,拿来形容罗尔纯先生的水墨作品最为合适。 

  

 

 



    20世纪70年代末,罗尔纯先生的乡土表现主义创作在画坛激起强烈的波澜,他也开始进入艺术创作的高产期,《咪咪》、《岁月》、《九月》、《傍水人家》等一系列作品深入人心,被国内外美术馆收藏。而谈到“乡土”,罗尔纯认为“乡土”的概念不应该被狭窄化,地球现在不是被人称为“地球村”?他笑言自己去法国,不过是去了一下“村西头”。
    1992年,罗尔纯先生到巴黎参加文化交流,并在画廊举办个展,这一年,他开始享有法国艺术家居留权,从此开始了被戏称为“候鸟”的生活,大部分时间在北京,每年到法国三两个月。
    浪漫的欧洲与古典的中国,热烈的油画与简雅的水墨,特立独行的艺术与平和低调的生活,在罗尔纯先生身上如此的和谐统一。既有大海般的深不可测,又有火山般的光华灼灼,这位“纯然澄澈”的色彩大师,无论是动还是静,都给人不一般的纯艺术感觉,在当今喧器热闹的社会,至为难得。
    作为中国第三代油画家中的代表人物,罗尔纯先生是中国油画的开拓者颜文樑先生的得意学生,与吴冠中等为艺术上之知音,在西方他被盛赞为“东方的梵高”,但在国内一度极少人知。英国评论家史密斯在《一九四五年以来的美术运动》中说过:“大多数艺术家们的成功与否,取决于所谓‘商人——评论家’体系。”因为不会“推销”自己,罗尔纯长期被学术界和市场忽视,作品价格至今和价值严重背离。
    童话《小王子》中,小王子说他不喜欢大人,因为如果你对大人说:“我看到一幢漂亮的房子,红砖砌的,窗前有天竺葵,屋顶上有鸽子……”他们想象不出这幢房子是什么样的。而你要是说:“我看到一幢房子,价值十万法郎。”那么他们就会惊呼:“那多漂亮呀!”
    很遗憾,在生活中我们大都是这样的“大人”,而艺术会给我们另外一种感受和价值取向。随着中国社会艺术审美取向的进步和提高,罗尔纯先生的艺术价值和艺术成就正日益为社会公众及艺术市场所重新认识。或者说现今不过是刚刚浮出海平面,应该是一座喷涌而出的火山,每一个罗尔纯艺术的热爱者,既是推动者,又是受益者。
    沉浸在艺术里的罗尔纯是年轻的,而他给我们的艺术享受,纯然澄澈,童话般美丽。

 

作品展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