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美术馆大讲堂(3):徐渭PK梵高,谁更伟大谁更惨

2015-9-6 本站

 

纵笔泼墨,焚身似火,

怀才不遇的故事,以徐渭和梵高最为惊心动魄。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而对于徐渭和梵高,苦难却相似到让人疑惑——

梵高,你可是转世的徐渭?

 


1、《红色葡萄园》PK《墨葡萄》

 


             

      《红色葡萄园》,梵高生前售出的唯一作品,售价400法郎。据说这唯一的一次交易,还是梵高的弟弟为了安慰他,偷偷找人买下的。

      当年梵高被视为最失败的画家,没有画商愿卖他的画,只能放在弟弟工作的画廊寄售。他生前特别渴望被认可,但直到去世,也没看到希望。


                              

      “半生落魄已成翁,独立书斋啸晚风。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

      徐渭自题《墨葡萄图》。

      人过半百,一事无成,“青藤”渐老,抱负成空。生活的艰难和精神的痛苦对徐渭有着巨大的影响,满纸水墨纵横,疾风骤雨般肆意泼洒着一颗狂燥狂放的心灵。看他的画,你时时能感受到那种发泄般的力量。

      徐渭晚景凄凉,藏书斥卖殆尽,居处席烂帐破,常“忍饥月下独徘徊”,两碟牛肉、一壶浊酒就能换他一幅花卉图。73岁那年徐渭去世,身边唯一狗相伴,几个族人将他草草下葬。

      “眼空千古,独立一时”,这是袁宏道对他的评价,然而死后固然万世景仰,徐渭生前那“笔底明珠无处卖,闲抛闲掷野藤中”的无奈,着实让人心痛。虽然一幅丰收,一幅失落,看看梵高的《红色葡萄园》,冥冥中是否和徐渭的《墨葡萄》有着奇异的关联?

 


2、梅毒、割耳 PK 杀妻、入狱

 


                   


      21岁,他爱上了一个有男朋友的女孩儿,人家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他,初恋还没开始就结束了的梵高大受打击,整个人都变了;

      28岁,他爱上了刚刚守寡的表姐,为了表达胸中“熊熊燃烧”的爱情之火,他把手伸进了熊熊燃烧的炉火。表姐吓得落荒而逃,梵高严重烧伤;

      29岁,他爱上了一个怀着孕的妓女,迅速感染梅毒;

      31岁,传说他使一个模特儿怀孕,为此神父禁止村里的人再给梵高当模特儿;

      33岁,他和一个咖啡馆的老板娘传出绯闻,据说两人同居过。    

      36岁,他跟高更到欢场,因为没有五法郎被拒之门外,一个叫拉舍尔的妓女戏弄他说:“你没有钱,为什么不把耳朵割下来代替呢?”他真的回家用刀割下了一只耳朵,包在画布里送到妓院。还画了幅包着耳朵的自画像。

      梵高一辈子没结过婚,以上就是他生命中全部的爱情或者说是两性生活。

 


       


      徐渭结过四次婚,20岁时“倒插门”入赘潘家,这在当时是极不光彩的事。好在年方13的妻子潘似温柔体贴,给了他极大的慰藉。幸福生活只过了六年,潘似不到20就得产后病死了,徐渭痛苦至极,《悼亡妻》诗曰:“黄金小纽茜衫温,袖折犹存举案痕。开匣不知双泪下,满庭积雪一灯昏。”

      接下来续娶的两个没多久都不欢而散,第四个据说与人有染,被徐渭失手杀死,为此他入狱七年,后得友人相助方才出狱。

      从此,徐渭身边绝少有女人的影子。

 


3、斧子PK手枪:一个自杀多次也死不了;一个自杀两天才离世,对赶来救他的医生感叹:“看来,这次我又没干好。”

 

 

      嘉靖44年,徐渭患上了严重的精神分裂症,总担心有人要害他,并固执地认为与其让人迫害死,不如自己死。徐渭为自己准备好了好事,他买了棺材,还写了一篇《自为墓志铭》。

      狂疾发作下,徐渭采取了自杀行动,他先用斧子砍头,血流满面,头骨皆折,不死;又从壁上拔下一枚大铁钉贯入耳中,深入寸余,鲜血狂喷,他以为自己死了,却又不死;他又用一个大铁锥猛击自己的睾丸,结果睾丸肿得像鸡蛋,人就是不死。老天爷似乎就是要让他在人间受苦,其后徐渭又自杀了很多次,都是白白受苦,最终没死成。

 


               


      因为武器比徐渭先进,梵高一次自杀就成功了。

      1889年5月9日,梵高进了精神病院。第二年的7月,他找人借了只手枪,说是要去打乌鸦,然后就在经常作画的麦田里,向自己腹部开了一枪,却不足以致命。他摇晃着走回住所,对赶来救他的医生说:“看来,这次我又没干好。”

      两天后,梵高才在痛苦、绝望和孤独中死去,终年37岁。他的遗言是:“痛苦是永恒的(The sadness will last forever)。”

 


4、37岁英年早逝的梵高,73岁困顿而死的徐渭,画画都从人生中后期开始

 

 

      徐渭生于1521年,少时被视为神童,有人评价说他的才华在绍兴城名列第一,“关起城门,只有这一个”。然而徐渭在科举考试上却是举步艰难,他20岁时参加秀才考试,初考名落孙山,后经一再请求,考官才特许他复试,总算中了秀才。

      此后徐渭参加三年一次的乡试,连考八次,次次落榜。为了生计,只得走上了许多绍兴文化人的老路,给人当师爷。1566年因杀妻入狱,出狱时53岁,绘画渐多。中年习画,天纵英才,自成一家,虽然徐渭自认“书法第一,诗第二,文第三,画第四”,但他的泼墨大写意才真正惊世骇俗。

 


         


      1853年,梵高出生于荷兰一个叫作松特丹的小村子,16岁时这位大画家的第一份工作是在画廊卖画,去过巴黎、英格兰。24岁时,因为表现不佳,擅离职守等,被古比尔公司解雇。

      之后梵高子承父业,跟父亲一样去当牧师。经过短期培训,他自费到一个矿区当教士,但很快被撤职。对于世界艺术史这是个重要事件,因为在度过了一段极度失望和贫困的生活后,梵高决定正式开始画画了。

      这是1880年,梵高27岁,他终于找到了一条适合自己的道路,然而这时恐怕谁也不会想到,这位天才画家的全部艺术历程竟然只剩下了十年。梵高一生完成了近900幅油画,而几乎所有的杰作都是在生命的最后五、六年创作的。

 


5、水墨大写意鼻祖 PK 亿元拍卖大户

 


 


      徐渭纵横不可一世的水墨大写意,对后世影响至为强烈,生前虽只一狗相伴,但死后不久,诸多崇拜者接踵而来,许多都是大师级的人物。郑板桥自制一印曰“徐青藤门下走狗”,齐白石则希望给徐渭、八大山人、吴昌硕轮流当走狗,“青藤雪个远凡胎,缶老衰年别有才。我欲九泉为走狗,三家门下转轮来。”

     话至此,再要说徐渭怎么好,都多余了。梅国祯在给袁宏道的信中说徐渭“病奇于人,人奇于诗,诗奇于字,字寄于文,文奇于画”,徐渭的画风在当时属于非主流,即便欣赏他的人也只看到了“奇”,而不知道徐渭对画坛的影响,将是怎样的一个“奇迹”。

 


                 


      1888-1889,梵高在阿尔住了两年,画了近200幅画。

      阿尔的乡间到处生长着一望无际的金黄色的向日葵,这是梵高最喜爱的一种植物。向日葵,法语称之为“旋转的太阳”,英语称之为“太阳之花”,对梵高而言,向日葵是生长在大地上的太阳,是阳光和生命的象征,是他内心涌动的火热情感的写照。

      金黄,刺眼的金黄,这是一种属于梵高的颜色,他曾经热切的渴望“明亮一些,再明亮一些”,希望能将其“能吞没一切的热情”传达给人类。如今,梵高的作品更是闪着耀眼的“金”光,《向日葵》简直就是摇钱树,《自画像》幅幅都是聚宝盆。

      1987年3月30日,梵高生日那一天,伦敦拍卖会上,他的一幅《向日葵》以3990万美元的天价被一个日本人买走,创造了绘画艺术品拍卖价格的新纪录。就在这一年的11月11日,《鸢尾花》再接再厉,卖了5300万美元;

      1990年,《加歇医生》在短短3分钟内,以8250万美元的价格被日本一位造纸商拍走,再创艺术品拍卖世界之最;

      1998年,《没有胡子的自画像》以7150万美元卖出。

      2014年,《雏菊与罂粟花》以6176.5万美元(约3.77亿人民币)成交,购买者为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

      梵高在给弟弟提奥的信中曾以少有的自信说过:“有一天,世界会用不同的发音念我的名字。”这一天早就到来了,但对于梵高来说,太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