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观 > 正文

春“游”名画 | 在最美的季节,与花为伴

2017-4-1 本站

春天,杨柳抽新绿,玉兰又生香。云龙湖畔,一色杏花三十里”至于雨纷纷的清明时节,更是赏春的好时候。正如丰子恺先生所描绘得那样:春是多么可爱的一个名词!自古以来的人都赞美它,希望它长在人间。诗人,特别是词客,对春爱慕尤深。从古至今,文人总是赋予春天的植物们最美的意境。千百年前的撩人春色,就这样被笔墨定格、抒写、凝视。

杏花

小楼一夜听春雨,

深巷明朝卖杏花。

——宋·陆游《临安春雨初霁》

李可染 《杏花春雨江南》


春天繁花乱眼,一句“杏花春雨江南”便诗意无尽。“杏花,春雨,江南。六个方块字,或许那片土就在那里面。而无论赤县也好神州也好中国也好,变来变去,只要仓颉的灵感不灭,美丽的中文不老,那形象那磁石一般的向心力当必然长在。”——余光中


清初·王翚 《杏花春雨江南》


山峦层叠,树木青翠,烟雾环绕,村舍屋宇错落,湖面上渔船水鸭泛波。春日江南,杏花盛开,烟雨蒙蒙,如诗如画,令人心醉而神往。


北宋·赵昌《杏花图》


浓香吹尽有谁知,暖风迟日也,别到杏花肥。


明·唐寅《杏花仕女图》


曲江三月杏花开,携手同看有俊才。

今日玉人何处所,枕边应梦马蹄来。


杏花初绽,草茵萌生,万物复苏,春天已临。画中依山虬生的杏树,老干曲态多姿,新枝曲直互见。


画中的仕女穿着素雅长衣,神情怡然地行走在杏花间,竟让一幅本应带着点奢靡气息的仕女玩花的题材书写上了一份文人逸气。

桃花

江上人家桃树枝,春寒细雨出疏篱。
影遭碧水潜勾引,风妒红花却倒吹。

——唐·杜甫《风雨看舟前落花绝句》


桃花既是古人对于美好爱情、自由生活的象征,又是文人寄托思怀、直抒胸臆的载体。在古画中,桃花之美艳、之多情、之风流,也在文人笔下尽得描绘。


明·蓝瑛《桃花渔隐图》


渔舟逐水爱山春,两岸桃花夹去津。

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不见人。


齐白石 《桃花鳜鱼》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清· 李蝉 《桃花春柳》


千朵浓芳绮树斜,一枝枝缀乱云霞。

凭君莫厌临风看,占断春光是此花。


玉兰

霓裳片片晚妆新,束素亭亭玉殿春。

已向丹霞生浅晕,故将清露作芳尘。

——明·睦石《玉兰》


清·汪士慎 《玉兰图》


仙葩九瓣,灵岫一株。

又植之谢庭为美观也。


北宋·赵昌《杏花图》


文征明花鸟画的成就其实并不逊于其山水画。他笔下的花鸟,大多细致、清丽、秀婉,偶作粗笔,则寓奔放于凝重,气象雄浑,即使不施丹青,也光彩照人。



海棠

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
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夭棘出莓墙。

——宋·王淇《 春暮游小园》



宋·佚名《海棠蛱蝶图》


阳春三月,蛱蝶翩翩起舞于海棠花枝间。


此图不知原载何册,亦无作者姓氏。观其海棠花叶及蛱蝶的画法,应当是北宋末画院中人所作。蛱蝶生动而情趣昂然,海棠花随风摇曳,成功地渲染出无形的醉人春风和隽永的春意。虽为院体画,却不流俗。


琼花

谁移琪树下仙乡,二月轻冰八月霜。

若使寿阳公主在,自当羞见落梅妆。

——宋·王禹偁 《后土庙琼花诗》


南宋·韩佑 《琼花真珠鸡图》


都说“谷雨到,春天尽”。琼花无疑是春天尾声中浓墨重彩的一笔。琼者,美玉也,琼花也正如它的名字一样美丽。


南宋·佚名 琼花翠鸟图页


琼花芍药世无伦,偶不题诗便怨人。

曾向无双亭下醉,自知不负广陵春。


莫要辜负大好春光,快约上三五好友,带上纸笔出发,把春意记录下来吧!愿你享受一个美好的春天~


参考 | 李兴鹏、寅时相知、青鲤等

图片来源于网络